网友某

谨慎关注,谢谢

朱白rps推文

推一下 @ 为小白龙哐哐撞大墙 太太的《镇心》,这是前圈一位太太的小号,所以很早就知道了,但是当时感觉很普通,按时间线捋的文哪里甜得过正主,现在回头看看感觉这又是一篇被热度耽误的好文阿!!

有没有人参加这个?只有不到三千个参团欸,现在白宇粉辣么少的吗???

多少人不知道神作《小巍》的作者66在微博上开朱白新坑了

66微博昵称舞动纯洁体育,文暂拟的标题是有病,美术馆爱情故事,但是好多点都跟现实的梗对上了,非常绝美,不好看我头拔下来

求巍澜衍生推文,朱白也行

我不相信我已经都看过了!求大家分享一下宝藏太太吧,球球了!

我自己先来!落雨太太的《白宇朱一龙的穿越日志》,墙头无语的《替心情人》,颇缇特青太太的《栀子游戏》,济世不蹉跎太太的《你行你上阿》,朱火机的《四谛》《词不达意》《云烟成雨》,怀五夜云的《焚心咒》《sweat dream》《含煞》《东风沉醉的夜晚》,阿香的夏日限定太太的《相和歌》《如晦》,,,最终我又在周期性推文,,,有没有别的我错过的宝藏太太求推荐阿

【巍澜衍生/朱白友情】白宇朱一龙的穿越日志(韩沉何开心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韩神好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见过最辣的韩神我要窒息了!!!!!!!!!!我血书推荐这个开沉!!!!!!!!!!这个系列都超棒!!!!!虽然里面朱白不是真的但其他都很真!修得浮生半日闲贤竟然赚走了我的眼泪!!!!!!!!!


落雨:

  Part 3


  


  韩沉很少带人回家,作为一个警察他不是在现场就是在去现场的路上,住所是他少有的私人空间,带回来的人除了坐在他车上的白宇,也就是苏眠。


  


  不要多想,带她回来纯粹是为了工作,一丝暧昧气氛都没有,有的只是咖啡日光灯和数不清的现场资料。


  


  自从在家里加过一次班之后,韩沉发誓要把工作永远留在家门之外。停好车之后他瞥了一眼白宇,这位天外来客其实也能算在加班的范畴之内,不过他倒是不讨厌。


  


  韩沉伸出食指勾了勾招财的下巴,小三花很舒服地眯起眼睛,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白宇也眯着眼笑起来,露出一点点白牙。


  


  “到了,下车吧。”


  


  韩沉的家就像他本人一样,干净简单透着一股精英的禁欲感,白宇揣着招财在沙发上坐下,韩沉给了他一杯水,在他右侧的沙发上坐下,两条长腿随意地交叠在一起,韩跳到他腿上坐下,和趴在白宇腿上伸懒腰的招财形成鲜明对比。


  


  “考虑好想问的问题了吗?”


  


  “你和苏眠……”白宇小心翼翼地开口。


  


  “我和苏眠一直是搭档,苏眠是攻击型向导和我配合很好,仅此而已。”


  


  “那何开心?”


  


  “何开心是最近调到局里来的,因为一个案子,在那个案子里我受了一点伤,所以局里认为需要一个向导来帮我治疗,苏眠擅长攻击但治疗是她的短板,所以调来了何开心。”


  


  “至于你到底是治疗型还是攻击型,明天何开心和苏眠会仔细审查,就你的精神体来说,我认为是治疗型的可能性更大一些。”韩沉细长的手指插进韩的长毛中,轻轻地抚摸。


  


  这一点和《美人为馅》倒是有些许重合的地方,在电视剧里韩沉也是在某个案子里受了伤才和苏眠分开,可现在在韩沉的描述里并没有出现苏眠,似乎受伤的只有他一个人。


  


  白宇此时充分发挥了不懂就问的精神,反正韩沉自己说的,不涉及机密都会告诉他。


  


  “苏眠在那个案子里是不是也受伤了,说不定你们忘记了一些事情呢,比如说你们曾经约定要在一起这件事?”白宇试探着说。


  


  韩沉摇摇头,说:“苏眠并没有参与那个案子,我们的关系和你的世界也不一样,还有其他问题吗?”


  


  “那个案子是?”


  


  “这个涉及机密,我不能告诉你。”韩沉拍拍韩的脑袋,韩从他的腿上站起来,轻巧地跳到白宇腿边端坐好。“如果没有别的问题,我先去做饭。”


  


  韩沉进厨房后,白宇顺手把韩也抱上了自己的腿,韩抬起小脸看了他几眼,没有挣扎没有反抗,白宇突然就想到某小视频APP上特别火的一段语音:“小猫咪嘿嘿嘿~”招财坐起身子及其谄媚地围着韩咪咪叫,韩扬起尾巴,长毛轻扫过招财的下巴。


  


  在厨房的韩沉突然探出半边身子,说:“你知道精神体会反应本体最真实的精神状态吗?”


  


  “啊?”白宇看着极力讨好韩的招财,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也就是说,你,在讨好我。”韩沉抬起下巴一笑,回到了厨房。


  


  白宇看着腿上相亲相爱的两只猫咪纠结了三秒,很快把烦恼抛在脑后,反正你也很喜欢我嘛,讨好就讨好啦~


  


  吃完饭后两人坐在沙发上看了会儿新闻,两只猫咪一直坐在白宇身边,韩沉也不在意。新闻看完后韩沉问白宇要不要去洗澡,伸手打算把趴在白宇腿上打盹的韩抱过来,他的手指刚要碰到白宇时,白宇猛地往后一退,躲开了他的手。


  


  韩沉:?


  


  白宇做出这种反应真不能怪他,实在是苏眠多管闲事,在局里给白宇科普了一大堆哨兵向导结合之类的两性知识,末了还加了一句:“你和韩神在一起稍微注意点,毕竟哨兵向导有别嘛~”


  


  白宇当然相信韩沉不会对自己做什么,但人类的本能实在很难说清楚,万一韩沉一时冲动酿成恶果,那他真活不下去了。


  


  “那什么,我就是不习惯有人离我太近,呵呵呵呵……”


  


  韩沉看见他那张扭曲的笑脸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韩直起身子,叼着招财的后颈跳到里这两人远远的地方坐好。韩沉看着白宇瑟缩的模样,玩心大起。


  


  白宇低着头发现韩沉站自己面前半天没动静,便抬起头,只见韩沉邪魅一笑,低下身子,一手撑在他背后的沙发上,一条腿挤进他两腿之间,给他来了个货真价实的沙发咚。


  


  白宇看着自己那张脸邪笑着朝近简直要崩溃,他举起手挡在自己脸前,干笑着说:“韩神,韩神你听我说,你先别靠过来,我们是一个人啊韩神,你冷静一点!”


  


  韩沉贴着他的耳朵低笑一声,沉声道:“纳喀索斯爱上了自己在水中的倒影,他走入水中死后化为水仙花,我有你在,不用死也不用化为水仙,这不是很好吗?”


  


  好个屁啊!!!


  


  韩沉嘴里的热气喷在他脖颈上,热热的痒痒的,白宇忍不住缩起了脖子,往后沙发里躲。韩沉另一只空着的手揽住他的腰,把他拉向自己,继续贴着耳朵说:“我以为你很喜欢我的,你看你的精神体,多听话。”


  


  白宇从缝隙里探头去看他家招财,招财趴在韩身边乖乖被舔毛,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我靠我最真实的精神状态就是直接屈服了??!!


  


  白宇觉得自己还是要挣扎一下,他用力推着韩沉的肩膀,说:“不了不了不了,我觉得还是不要,韩神你这么冲动容易后悔啊!”


  


  韩沉装不下去,倒在白宇肩头哈哈大笑,笑够了之后起身说:“别担心,我不可能对你出手的,我没那么自恋。”说完他捞起韩往浴室走去。


  


  “你可能需要冷静一下,我先去洗澡。”


  


  白宇脸是热的脖子也是热的,他甚至能感觉到有蒸汽从自己的头顶上冒出来,他看了一眼趴在沙发上同样呆滞的招财,一人一猫面对面叹了口气。


  


  韩沉从浴室里出来时白宇呆呆地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韩沉走过去递给他一瓶冰牛奶,笑着说:“别多想了,我以后不开这种玩笑就是。”


  


  白宇接过冰牛奶贴在自己脸上,心说你当然不能开,再来一次我可能就要猝死了。


  


  韩沉看他吓得不轻正想再安慰几句,何开心的视频电话就打过来了,韩沉划开屏幕就看何开心和他家滚滚两张大脸怼在屏幕上,直勾勾地盯着自己,韩沉呼吸一滞,拿手机离自己远了点。


  


  “什么事?”


  


  何开心小心地藏好满心的雀跃,指着身后说:“一龙担心小白,所以让我打电话来看看。”


  


  刚洗完澡带着朱一虎路过的朱一龙满脸问号,他有说过这话吗?


  


  韩沉点点头,把手机递给白宇,说:“找你的。”


  


  “哦,好。”白宇接过手机,满脸丧气的何开心出现在他眼前。“开心你怎么了,是不是龙哥欺负你了,我跟你说他们哨兵都是大猪蹄子,见一个爱一个,爱一个泡一个,根本不管我们向导的心情,我告诉你啊……”


  


  白宇发起牢骚来滔滔不绝,韩沉有些头疼地扶住额头,早知道就不逗他玩了。


  


  “我说了那只是一个玩笑,我道歉了。”


  


  何开心晕乎乎地听白宇叨逼叨了小半天,总算在一堆废话中提取了有效信息。


  


  “你说韩神调戏你?”


  


  “是啊,你一定要小心,说不定龙哥也会兽性大发。”


  


  没出现在画面里的朱一龙大吼一声:“白宇你信不信我明天就兽性大发把你就地办了!!”


  


  白宇缩缩脖子,小声道:“你看见了吧。”


  


  何开心却没心思再听白宇说那些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韩沉调戏了白宇,那个高高在上高岭之花高贵冷艳的韩沉调戏了今天才认识的白宇。


  


  他为什么不调戏我呢,何开心不开心。


  


  韩沉听白宇在那悉悉索索同何开心说话,无奈又好笑,便开口道:“小白,我以后不会开这种玩笑了,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说了。”


  


  何开心本来都快让白宇念睡着了,一听小白这两个字又清醒过来,一双眼睛瞪得像铜铃。


  


  “韩神刚刚叫你什么?”


  


  “小白啊。”白宇不明所以。


  


  “他为什么叫你小白?”何开心扒住镜头把脸拼命往前凑,像是准备从镜头里钻出来和白宇面对面对峙,白宇忍不住把手机离自己远了一点。


  


  “为什么……可能因为我姓白,再说了你,苏眠,周小篆不都叫我小白。”


  


  何开心咬着手指甲连连摇头,嘴里念着:“不对,这不对,他怎么会叫你小白,他认识我这么久也没叫我小何,也没叫我开心,也没叫苏眠小苏,小眠,也没叫周小篆小周,小篆,他为什么叫你小白!?”


  


  这个人失心疯了吗?白宇一脸冷漠。


  


  “要不你自己问他?”白宇举着手机朝韩沉走去,“韩神,何开心有事找你!”


  


  韩沉接过手机,画面里的何开心一秒变阳光灿烂,咧着嘴对韩沉说:“韩神,早点休息,明天局里见,晚安。”


  


  “晚安。”韩沉说完挂了电话,转头看白宇,“就这个?”


  


  白宇双手一摊,道:“我去洗澡。”


  


  何开心挂了电话还纠结在“小白”这个称呼里,他托着下巴在客厅里来来回回地打转转,朱一龙本不想理他,奈何他转了几圈之后直接凑自己面前,瞪着眼睛幽幽地说:“一龙,你说韩神是不是很喜欢小白?”


  


  “是吧。”朱一龙忙着给朱一龙梳毛,随口一答。


  


  “为什么呢?”


  


  朱一龙抬头想了想,反问道:“有人不喜欢他吗?”


  


  不得不说,从赵云澜到韩沉,白宇的每个角色都非常喜欢他,包括只出现了一会会的杨修贤,白宇简直是个迷人精。至于自己这边嘛,暂且不提伤透他心的沈巍,剩下的胡杨罗浮生冯豆子,还有面前的何开心,个个都是有了对象不要爹的熊孩子。


  


  朱一龙抱着朱一虎叹了口气,家门不幸。


  


  第二天到了局里,韩沉带走了朱一龙去做哨兵五感训练,白宇则留给苏眠何开心做精神开发,苏眠贼贼地凑到白宇身边问韩沉昨天有没有做什么不得了的事。白宇看着她叹了口气,觉得还是不要告诉她比较好,否则五分钟之内整个警局都会知道的。


  


  两人把白宇带到一个房间坐好,何开心轻轻扶住白宇的额头两侧,说:“我现在会进入你的精神世界和你建立暂时的精神连接,这是测试内容之一,你要做的就是放轻松,不要排斥我。”


  


  白宇点点头,闭上眼,尽力地放松自己。何开心放出一缕神识进入白宇的精神世界,然后他就被奔涌而来的表情包包围了。


  


  白宇的精神世界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表情包,有朱一龙的有自己的还有许多他不认识的人的,除了表情包还有一大段一大段的中文字刷刷地飞来飞去,何开心感觉耳朵有各种噪音滋滋渣渣地响,他勉强分辨出几句话。


  


  “老铁双击666!”


  


  “点关注不迷路!”


  


  “阿kei苦力猴亚猴奔~”甚至还有不知名的印度歌。


  


  最后何开心是从白宇的精神世界中逃出来的。


  


  出来之后他奔向窗边,把头伸出窗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半天没说出话来。苏眠眨眨眼,走到他身边帮忙拍背顺气,说不至于吧,你是见了鬼吗?


  


  何开心无力地摆摆手,说:“你自己去看。”


  


  “他和我们一样A级,还没受过训练,能有多可怕?”


  


  苏眠还真不信这个邪,她翘着二郎腿在白宇面前坐下,像何开心一样扶住白宇的额头,说:“放轻松啊。”


  


  进去的那一刹那苏眠才知道自己有多天真,铺天盖地的猴子照片朝她滚滚而来,逃出去前的最后一刻她整个人只能听见“猴猴猴猴猴”。


  


  逃出来的苏眠同何开心一起在窗边大喘气,何开心缓的差不多了,给她让了个位。白宇坐在原地,一脸迷茫。


  


  苏眠好不容易喘匀了气,扶着腰靠在墙边对白宇竖起大拇指,说:“哥们儿你真不是一般人,塔里那群家伙给你定A级是他们有眼无珠,就你这水平,起码S级,我的天,你这哪是精神攻击,你这是精神污染,是不是和韩沉一个血统的都不正常?”


  


  “韩神怎么不正常了。”何开心反驳道,“小白攻击力这么强肯定是因为韩神血统优秀。”


  


  苏眠懒得和他吵,直接拉上白宇去找韩沉。韩沉刚给朱一龙讲完五感运用,正打算讲擒拿。


  


  “你体能各方面不错,给你定A级会更合适一点,不过塔里这么定大概有自己的考虑。”


  


  “塔里压了他们的级别。”苏眠带着白宇走进屋子,露出一个和善地微笑,“韩沉,或许你应该自己亲自感受一下小白的精神世界。”


  


  韩沉有些疑惑,但没说什么,而是抚上白宇的太阳穴进入他的精神世界,一秒后韩沉睁开眼,面色如水。


  


  “小白,以后我们就不要建立精神连接了。”他想了想,又补上一句,“只要是想做朋友的,你都不要和他建立精神连接了。”


  


  完成基本训练后,韩沉表示对于白宇朱一龙这种菜鸟来说能有个案子练手是最好了,说曹操曹操到,周小篆带着案子从天而降。


  


  



[巍澜衍生]替心情人 13

这篇是三千白狐太太mv《替心情人》同名配文,写得超级棒,强取豪夺、前世今生、狗血三角、绝美虐恋指路


墙头无语:

替心情人 13




心悸胸闷,呼吸急促,喉咙灼热。

离开刑警队,在马路边转过一个弯,罗浮生立刻倒在一棵梧桐树边。

药确实不在自己身上了,现在也不可能调头回去拿。韩沉刚才只是被击倒,并没有晕厥,只要他打开了被自己反锁的大门,就随时可能追出来。

罗浮生后悔。刚才情急跑出来,并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只是无法再和韩沉在那样的情境中对峙下去。早知道现在无处可去,还不如叫他一枪崩了干净。

此刻雨过云散,月明星稀。路灯的光芒洒在地面的水坑上,倒映出一个无比卑微的灵魂。曾几何时,他也高高在上过,把普天之下的生灵都当做自己的臣仆。而现在,他连心都是不完整的,跟别提什么骄傲和自尊。

天大地大,我这副残破不堪的身躯,又能够安放在什么地方?

当初是存了和那妖孽同归于尽的念头,却没想自己和韩沉都能死里逃生,更没想到的是韩沉竟然失忆,完全把自己当做了樊伟。

五年了,这偷来的幸福已经度过了五年,与他的回忆也攒满了五年。

五年了,想不到在真相戳破的瞬间,韩沉还是只记得樊伟,仿佛这五年所有的快乐都不曾存在过。

“我想你死。”

韩沉的话响起在罗浮生的脑中,他绝望地闭上眼睛。

这世间爱恨痴缠,数不尽的恩恩怨怨。几百年前,同是一轮明月下,文德伴他挑灯夜读,饮酒赋诗,又与他假凤虚凰,受尽他年少自大的凌虐和屈辱。今日这轮月下,韩沉恨他憎他,竟没有一丝情分。想来,也不过是对自己罪孽的惩罚。

也罢。

罗浮生勉力起身,跌跌撞撞地前行。衣服被一层层怎么也干不了的汗粘在身上,鼻腔口腔都像被火烧着了一般干痛。

“朕不怨你。”罗浮生昏昏沉沉地打摆子,脑子变得不大清醒,开始莫名地自言自语,“朕不怨你。”

他一路往前走,也不知道自己该去什么地方,能去什么地方。




六点多天刚亮时,朱医生下了夜班。他沿着医院到地铁站的方向走去,路过一间蛋糕店。

这种时候起床出门的人并不算多,多数是卖早餐和发牛奶报纸的个体商户。蛋糕店也还没有开张,冷清的门前盘旋着几只等待面包屑的麻雀。

有个人蹲坐在门口,头发脏乱得揉在一起,衣服上有许多刮痕和水渍,麻雀在他的周围来回跳跃着。那人把头埋在膝盖里,像是睡着了。

“樊伟?”朱医生走过去,轻轻地推醒他,“你怎么没回家?”

罗浮生眯缝着眼睛,缓缓抬头,脸红得像两颗番茄。

朱医生摸了摸他的额头。

“我的老天爷,你怎么烧成这样子?”

朱医生是真的没有想到,值一个夜班能见到他两次。

抗生素加退热药滴了两个多小时,体温总算降下来,罗浮生也终于恢复了神智。

朱医生问他:“吵架?”

“他知道了。”罗浮生慢慢地吐字,一边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双目无神。

朱医生一下子坐直了:“你说什么?怎么可能呢?”

“我生来便记得的事情,他与我同心相连,想起来又有什么奇怪。”

“不,不,”朱医生沉吟了半晌,若有所思地说,“他曾被蛊惑过,记忆中一定有许多自以为是的地方,他想起来的绝不是全部的事实。”

罗浮生干裂的嘴唇慢慢翘起来,勉强地笑着:“那又如何?我也只知道我本来就知道的故事。对他来说,记得的都是真正发生过的,那就是事实。”

朱医生推了一下眼镜,意味深长地问:“那个人是否死去了?”停顿一下又补了半句,“因为你?”

罗浮生轻蔑地笑:“他死有余辜。”

所有事中他最不后悔的,就是杀了夜尊。而他最后悔的,则是没有找一个法术高明些的道长来做法,竟致那厮偷生转世。

“不,我是说……”朱医生又问,“我是说,五年前的那一次。”

罗浮生原本瘫软的身体一下子紧张起来,眼神中瞬间充斥着犀利的精光,直勾勾地瞄准了朱医生,就像是猎人对着枪口下的动物。

“你说什么?”他的声音也清晰起来。

樊伟的事,他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这个医生,没有他自己说的那么简单。

日已高抬,窗外阳光明媚,洒在心底有无数秘密的人身上。

朱医生走到门口,将病房的木门倒锁。罗浮生静静地盯着他的每一步,随时准备提起最后一丝力气从床上跳起来。

“我们家有一个代代相传的故事。说是某一位先祖曾在一任妖王承雷电而逝的当日,替帝王家施过一道捕兔子的浅薄法术。”

朱医生年纪不大,相貌平平,语调温和。在这间规模不大的医院里,他和善勤勉,工作认真负责,无论是病人家属还是同事上司,对他都非常认可。这样的人,嘴里说出来的话总是自带几分说服力。

罗浮生的情绪稍有缓和,默不做声地听着。

“先祖在札记里写道,那一天本该平顺无风的祭台上,凭空起了一阵骤风。这邪风太大,居然把九天雷火吹歪了半分,令它不能分毫不差地打在妖物的百会穴上。如此一来,他虽然当时死去了,但魂魄仍未完全消散,假以时日便能自行聚合,重入轮回。他的师父告诉他,妖王临终前拼死做法祭来这场风,就算他转世后没有任何记忆,过于强烈的执念也能带着他找到他想见的那个人。”

罗浮生冷笑:“原来如此,果然心机深沉。不过是一只妖罢了,活着便是罪,竟敢妄想转世。”

朱医生反驳道:“不,他消散了内丹只剩魂魄相聚,转世后就只是个普通的人,早没有了修炼的机缘。”

罗浮生偏过头去,不再看他。

朱医生继续说道:“先祖的师父心知此事必有后患,可当朝的天子,”他说到此处,看了一眼不愿瞧自己的罗浮生,“天子年少气盛,颇有些狠戾乖觉的意思,一旦知晓实情,恐怕整个三清观都在劫难逃,只好只字不提。老人家临终前忆起此事,仍在内疚自己的失责,教先祖好生教育后人,若是有缘遇上了几位的转世,务要尽力化解这一桩孽缘,不要再生出什么事端。”

朱医生说完,表情复杂地看着罗浮生:“我只是没有想到,当我发现你有问题的时候,他已经死了。韩沉在我的诊室里复查了五年,我竟然一无所觉,真是无能。”

罗浮生的神经慢慢放松,他还在病中,刚才的紧张消耗了他许多力气。现在,他基本可以确认眼前的医生对韩沉没有潜在的危险,可以放心地咳嗽一会。

朱医生再次叹气:“你现在怎么办?韩警官他……他在哪?”

罗浮生没有回答,枕边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是苏眠的来电。

苏眠只有在韩沉有事的时候才会打给自己,通常是加班,或者是受伤。

罗浮生立刻接起来。

“你快到医院来!急诊!韩沉,韩沉受伤了!他大出血,需要签字手术!”

苏眠的声线全面失控,几乎带着哭腔。就连站在旁边的朱医生,都清清楚楚地听到了她的呐喊。

罗浮生一把拔掉了手背上的针头,顾不得回流的鲜血,光着脚冲向急诊科。




韩沉的手心里攥着一把钥匙,是前天他当着罗浮生的面扔掉的那一把。

他去201大厦捡这把钥匙,被屡犯入室抢劫的不良青年撞上,用匕首捅伤。

罗浮生签字,护士掰开韩沉的手心,把钥匙取下来交给他。罗浮生盯着面色惨白双眼紧闭的韩沉,眉头拧成一团。

韩沉被推进手术室后,苏眠上来就是一个擒拿,想把罗浮生按倒。她忘了罗浮生真实的出身,料理十个她这样的也不会太费力。两秒钟过去,她反倒被拧住了双臂。

“你干什么?”罗浮生一手拧住她,一手还捏着那把钥匙。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你为什么要冒充樊伟?”苏眠痛得咧嘴,可说出话的一点也不软,“你知道韩沉为什么会受伤吗?他为了试探你,把他和樊伟的定情信物扔了,他是为了把钥匙捡回来!不然怎么会碰上那几个混蛋!”

“铛啷!”

钥匙应声跌落在瓷砖地面上。

苏眠感觉到他瞬间的无力,立即翻身脱离控制。

朱医生看她还想跟罗浮生拼个死活,急忙上前阻拦:“苏警官,韩警官还在手术中,如果还有需要签字的地方,我想樊伟比你还是更合适一些。至于其他的纠纷,等到韩警官的伤势得到控制再来处理,也不晚吧。”

话音刚落地,果然有护士又带着单子走出来。

“请家属签署病危通知书。”

罗浮生的脑袋嗡地一声,根本看不清那张纸上写了些什么。苏眠吓得捂住了嘴,不知所措地看着另外两个人。

朱医生忧虑地问护士:“伤情如何?”

护士急急忙忙地回应:“胸部受伤,大动脉破裂。朱医生,你快帮忙劝劝,这张单子签了,我还要回去参加抢救。”

朱医生拍着罗浮生的肩膀说:“快签吧,别耽误了抢救。”

罗浮生的双手颤抖着,写下“樊伟”两个字。写完的时候有个自欺欺人的念头从心底里钻出来:这字不是我签的,韩沉一定不会有事。

罗浮生靠着墙边蹲下来,痛苦地捂住头,手背上针眼处留下的血渍也顾不上擦干。

早知道叫他一枪崩了多好,或许他就不会再去那个地方。

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对韩沉的抢救已经持续了一个小时,血袋不断地提进去,又不断地输光,他全身的血都换过两遍了。血压还是越来越低,动脉血管破了不止一条,医生的补救速度追不上死神的召唤。

罗浮生拽着朱医生的袖子,把他拉进旁边没有人的病房里。

“救救他。”罗浮生关上门,央求朱医生,“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救救他。”

朱医生扶着额头:“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也只是个医生。”

“你不是普通的医生,你是捉妖人的后裔,你不可能没有办法救一个凡人。”罗浮生笃定,此刻他坚信自己的坚信。

朱医生劝他:“你与其在这里胡思乱想,不如躺下来好好休息,你还在发烧。里面的医生一定在拼尽全力地救他,心血管方面他们比我专业得多。”

“不,”罗浮生急促地哀求,“不,你听我说朱医生,你听我说。韩沉快不行了,我知道,我知道,”他指着自己的心口,红着双眼说,“他快不行了,我这里,像要被撕裂一样,已经痛得没有知觉了,你知道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脏是一种感觉吗?我知道,我知道他也是一样,他不行了,朱医生,我求求你,救救他,快要来不及了。”

他扶着朱医生的双臂,磕磕绊绊地乞求着,眼看快要跪下来。

朱医生赶紧拦住他:“你不要这样,你听我说。裴文德,他命该如此。”

朱医生泄了气,索性把真相全部讲给他听,“裴文德,他为了速成捉妖之法,许下自己来世一半的寿数,来偿还天地许给他的修行。韩沉做了刑警,本就是命悬一线的差事,若非有你的半颗龙心在,他怕是连三十二岁也活不到。”

他便是今天就死,已经是占了你的福缘。

罗浮生愣了一秒钟,突然惊喜地提出:“那要是把我的另外半颗心也给他呢?”



或许镇魂er缓解压力的方式就是捧by48或者 zyl48出道!发现在by这边固体胶(陈骁粉)出单曲的同时,zyl的宫铁心医生正在被捧红!不仅在微博上放出引护士尖叫的动图,而且现在已经实力强劲到可以和zyl48前辈何开心抢韩沉的地步!指路 @ 童希今天还完债了吗 这位太太 的 「何开心 /宫铁心 /韩沉 」 的新粮!


记怀五夜云太太的《焚心咒》

我不知道这种古早味狗血剧情放在同人里竟然这么好磕,我磕昏古七

找一篇巍澜衍生

实在是找不到了,cp是罗浮生X冯庸有迟瑞X冯庸,记得内容大概是冯庸和迟瑞在一起了,但是对弟弟罗浮生有隐秘的欲望,因为冯庸太风流还在外面找男人,迟瑞一直很嫉妒,就搞事想拉冯庸下马,中间罗浮生因为迟瑞作梗被送走了,后来回来和冯庸一起斗迟瑞